英文

艾尔之光/粉碎狂热

哲也,给本少爷笑一个:

#奇迹黑の微信朋友圈日常

CP只有奇迹黑,其他均友谊向;

自娱自乐,勿在意太多细节。


2cm的脑洞:

【自汉化/黑子的篮球】视线诱导失效的黑子哲也 

奇迹→黑!注意避雷_(:з」∠)_

P站id=57547727

一图流~ 但也可以看作奇迹时代们相(神)亲(经)相(发)爱(作)的故事呢23333

话说这个明明是俺赤啊怎么性格和僕赤一样?Σ( ° △ °|||)︴融合后遗症?

黑子表示上大学绝对不要和这帮深井冰在一起wwww


这次必须用图片模式发lofter了,文档模式对手机党似乎不太友好没法点开大图……


简一:

ID 图片上有∠( ᐛ 」∠)_

吖,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发过∠( ᐛ 」∠)_

不过可爱我就分享啦∠( ᐛ 」∠)_


这样的黑子充电宝_(´ཀ`」 ∠)_


给我来一打(*/ω\*)

言切tricky.:

回归lof...随便往冷坑贴点儿图

p1贝利亚尔超觉,p2格林超觉,p34神魔联动别西卜

很想扩些一起掉头发的小伙伴^q^

【AOTU OC】迷途

明日过后见不了那轮月:

*和  @英文喵 的凹凸人设互动文
*文中两位队友是另一位朋友的人设
*和原作是平行世界


今天很安静,静得诡异。内心烦躁地连开门营业的心情都没有,同队伍的两兄弟看着对方的反常有些惊讶。


「守财奴,今天不开店了?」没有什麽表情的脸看着比自己高出些个头的人,平时从容的微笑消失在脸上。


「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像是花落地般轻声,习惯性地向对方弯了个没感情的弧度,因微笑而眯起的红瞳比之前更加地妖豔。


照着定律摆盪的钟摆有了多馀的节奏。


小队每一次的移动没有什麽目的地,就只是为了移动而移动,长期间待在同一个地方有被埋伏的风险,加上最近有个新人挺嚣张,遇上可就麻烦了。


避免不必要的费损,是做商的准则之一。


「利!等一下!」队友的声音唤回仍陷入复杂思绪的自己,回过神来发现四周的景物过於诡异。


地面、岩石、植物,像是有人拿了汤匙挖了这地方几匙,尽管凹凸大赛的确有许多特殊的地形,但现况很明显的是有人曾在这战斗过,还很激烈。


青年望着地上熟悉的深坑,脑海里闪现过某人。


不……可能只是类似的元力技能?
过於牵强的推理安抚着泛起涟漪的心。


「看来最近的大红人在附近。」以萨俯瞰着四周杂乱的脚印,已经被风沙盖的只剩下些痕迹,但看得出来这曾有一群人。


三人脑海里浮现同一人的身影。


「红人……那个厨师?」一旁的弟弟眨了眨那双倒满葡萄酒的眼。一身白的厨师服是那人的标志,和一般不一样的地方是衣服上头的污渍,都是遇害的参赛者留在大赛最後的记号。


轰!
心脏随着那爆炸声剧烈地跳动了一下。


像是有人从身後推了自己一把,没有任何犹豫的往声音的来源前进,突来的行动让队友愣了一下後跟上前方的人。


「喂!这可不像你啊。」很清楚对方总是避免战斗,除了那无谓的经商守则,还有另一个两兄弟都不清楚的原因。


或许今天就能釐清那被雾蒙蔽的真相。



今天或许是起床时下床错方向,整个人倒楣透了,少女心想。如天空般浅而明的双眸疲累地看着四周,纤细的手筋疲力尽地紧抓着手上的巨镰,原本整齐乾净的人因为逃窜了一整天沾染上许多泥沙。


一如往常地走在路上,走着走着就走进了森林内,明明前一刻还走在已经开拓好的道路上,走错路还不是最糟的,还刚好迷路某人的厨房去。


已经不明了这方向感是好还是不好了。


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很简单,被发现後当然是被追着跑,还不知道毁了这森林几处,直至现况。


「今天的晚餐,吃兔肉如何?」玩弄着手上的球型物,那粗糙厚实的手有着淡淡的火药味,口中的烟味不停传出,呛的整个肺都像是灌满了香菸一样。


「那你还要抓的到兔子呢,厨师先生。」不甘示弱地调侃着对方,声音夹杂着喘息声。


「你知道生物临死前,总是会叫个两三声宣示自己曾存在过。」不在意地咧了咧嘴笑着,手中的元力逐渐膨胀。


绚烂烟花倒映在镜面般的双蓝,火药味与铁锈味强势地灌入鼻腔,本应纯白的雪地上盛开换锦花,总是让自己安心的靛色渲染至眼前。


「一字千金,我只说一次。」仅存的手轻触那惨不忍睹的右肩,片片殷红随着指尖划出一条漂亮的圆弧、在手中汇集黑夜,那骇人的剃刀看上去令人发麻。


「在妳迷途的道路上,只会抵达我这。」声音轻的像是刚点染的线香,令人心安。


唰——铿!
刀刃划开空气,金属与金属相撞擦出火花。


「今天晚餐,红烧兔和清蒸鱼如何?」擦了擦嘴角的红,那混浊的灰对上那双黄昏。


「那麽,先说声晚安了。」床边故事要开始了。



「我还以为你会就这样被回收了。」语句中没有任何起伏的情绪,没有表情的脸望着那溅得满身红的人,上头早就分不清楚是敌人的还是眼前人自己的血。


「别开玩笑了,生意还要做呢。」没好气地看着甜食弟控,身上的衣物为了包扎先脱了下来,上头满是骇人的疤痕,还有刚新添加的痕迹。


少女一边为眼前的青年缠着纱布,一边说出心中的疑问:「话说你们怎麽知道我在这的阿?」大赛场地这麽大,尽管真的很常遇到,频率也不过一两个星期碰上一面。


偏头想了想对方的问句,嘴角勾起那平时的笑容,双眼一如往常眯起,像是被风吹响的铃般,透亮地回应着:「或许我迷路了。」

凹凸人设

名字:加露妲  {绰号 小妲}

血型:O型
星座:天秤座
年龄:18
身高:164cm
体重:52kg
所属星球:天界星魔庭
喜好的食物:巧克力圣代
兴趣:散步

天界星分为神庭与魔庭,两边都自视甚高所以势不两立。
父母分别是神、魔庭的人,遭人举发後被放逐,下落不明。
两边都因为小妲是混血所以认为这样的存在是玷污了自身高贵的血统而不愿接受她,只能自力更生。

五岁的时候被魔庭的贵族阿尔法家的掌门人禀收养,给予了食衣住,条件是必须学习所有的一切,包括战斗与知识。

一开始不太相信禀而不愿接近,在相处许久,禀成为加露妲心中的依靠,禀也非常照顾着,两人如同兄妹一般。

为了寻找父母而参加凹凸大赛。

喜欢交朋友,会擅自给对方取小名

元力技能:
【液体操作 】
可把任何物品(ex 地板、岩石)变换成液体,并且重组成固体进行攻击与防御。
有武器时操纵距离无限制
没武器时只有双手碰到且已自身为中心的1.5公尺内可操纵

元力武器:
【无刃】
黑色的大镰刀
前端镶着的红色宝石,透过吟唱咒文可使出更强大的力量

【个性】
开朗,总是笑笑的,能尽量避免战斗就会避免,无法避免时也会尽全力去战斗。
不怎麽会生气,但会为了朋友而大打出手。

是个路痴,迷路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都是利(明月的人设)。

繪師: @明日过后见不了那轮月

卡尔米生日贺文 【也许过生日也不是那么不好呢】

卡卡生日快乐!!
幼儿园文笔,ooc一定有
原本以为赶不上今天了,因为是临时想的可能bug多TT
感谢愿意观看的各位



今天的早晨就跟平常一样,风和日丽…

才怪

卡米尔觉得不对劲。

平常都是最早起的他今天成了最后一名。

然后他发现了那位跟大哥一见面就打个你死我活的骑士居然在家里,还跟自个儿的大哥坐在一起谈事情。

见鬼了…

「大哥?」卡米尔试着轻声呼唤
雷狮一听到声音立即走到了卡米尔面前阻挡了他的视线。
那一瞬间看到了安迷修、帕洛斯以及佩利三人手忙脚乱的收拾着物品。
「咳、卡米尔你今天先自己去逛逛吧。」说完雷狮用最快的速度把卡米尔推出家门。

卡米尔:???

在卡米尔走远后,门内传来了声音
「喂傻逼骑士你做的那甚么木雕马有够丑的能看吗??」
「恶党你闭嘴,你做的那破船有好到哪去吗!?」
于是大战一触即发
「傻狗那个不能吃阿!!」
「什么不能吃?」

———————————————————————
因为无事可做所以走着走着就到了凹凸大厅,还在疑惑今天早上一连串诡异事件时,背后传来了声音—
「卡—米—尔—,生日快乐啊!!」跟平时一样充满活力的金冲了过来
「生日?」快速的看了一下今天的日期
「对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呢」卡米尔淡淡地说着

对于生日全是些不好的回忆—
可能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在憎恨着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世界上—
过生日甚么的—

要是不存在就好了。

「卡米尔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看见卡米尔表情越来越糟的金担心的问着。
「没什么,请别担心。」卡米尔回答
在一旁气喘吁吁的紫堂幻拿出一包绑着蓝色缎带的小饼干递给了金

「对了!这是给你的礼物!」金笑嘻嘻的把饼干塞进卡米尔怀里
「这是我们一起做的。」紫堂轻轻地说着

「谢谢你们了,我会全部吃完的。」

生日礼物……吗?

——————————————————————————
「这个看起来像黑暗料理的东西是甚么啊!?」
安迷修对着烤盘里发出噗滋噗滋声音的不明物呐喊

「看来火用太大了,我以为这样会比较快的说。」
雷狮看着手中跟安莉洁借来的食谱说着

「呃,那个该怎么处理?」帕洛斯面有难色的问着

「别看我!那个吃了绝对会中毒的吧!!」
佩利将围裙用力的扔向

——————————————————————————
卡米尔回到家里看到的景象是这样的

安迷修和帕洛斯分别站在左右两侧拉彩砲
雷狮捧着一个形状不漂亮的大蛋糕走了过来
佩利躺在沙发上痛苦的呻吟着

「碰!碰!」彩砲的声响将卡米尔从内心世界拉回来
「卡米尔,生日快乐!」

也许…

『过生日也不是那么的不好呢』

这个想法在佩利吐了一地,吓到了安迷修,并且撞上了正捧着大蛋糕的雷狮,以至于整个蛋糕杂在自己身上后被收回

看着大笑的帕洛斯

卡米尔:过什么生日啊mmp…